这才是世界上最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医院!

作者/优医行
2015-11-17 14:42:51

来源/

      现在,国内很多医疗论坛都开始请国外的知名医院参与进来,比如梅奥和克利夫兰。但仔细想想,梅奥的种种“好”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除了仰慕之外,其余真实的意义有多大?如果一个优秀的医疗实践只有少数有钱人才能够享用,那它对这个世界的启发究竟是什么?

      20年前,印度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Devi Shetty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。他发现心脏手术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,然而全世界只有10%的病人有财力负担这样的手术。在印度,每年有250万人需要心脏手术,但是全印度的心脏外科医生每年只做8~9万台手术。

      “现行的医疗用绝大部分精力在追求更先进的技术、更有效的药物,但是人们需要的是更低成本、更普及的医疗。如果新的技术没有转化为人们可以负担的技术,那么本质上我们的医疗就没有进步。那么究竟有没有可能创造一种高质量可负担的医疗呢?”

 

       

 

      Devi Shetty 医生决定一试。2000年,Shetty医生的第一个心脏外科中心Narayana Hrudayalaya(以下简称“NH”)在印度班加罗尔郊区开业。这家医院后来拥有一千张床位,从早到晚,医院几乎全年不休,专注于心脏手术。

     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,NH开始快速扩张,截止2015年,NH医院集团旗下一共有31家医院,分布在印度19个城市,涵盖眼科、创伤科、癌症、肾脏中心和多专科综合医院。一路走来,这家纯正印度血统的医疗公司也走进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,也被全球很多主流媒体报道。

      高质量的平价医疗才是王道

      在印度,私立医疗服务支出占据了整个国家医疗支出的70%以上,这其中90%属于患者自费。

      而印度绝大部分私立医疗服务都将富人作为自己的服务对象,对于印度广大中低收入者来说,高质量的平价医疗服务几乎是不可及的。Devi Shetty要做的就是创造一种新的医疗服务方式,让高质量的平价医疗成为可能。  

      在美国,一个典型的心脏外科手术平均需要花费5万美元;在印度大部分医院,这个价格在5000~7000美元不等,而在NH,这项花费被压缩至3000美元以下。如此低廉的费用是否意味着医疗质量会打折扣呢?

      事实恰好相反,欧洲心脏外科协会的数据显示,NH心脏中心平均死亡率在2%左右,院内感染率为2.8人每1000个ICU日,这个数据几乎可以比肩世界上最好的医院。NH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术后30天内的死亡率为1.4%,而美国的平均数据为1.9%,英国为1.8%,欧洲平均为2.4%。

      此外,NH还是全球施行小儿心脏手术最多的医院;亚洲第一家施行第三代人工心脏移植的医院;印度12%的心脏手术都在NH开展;NH通过了JCI认证,它的患者遍及全球76个国家。

      问题来了,为什么NH能在如此低廉的费用下保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,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,也是很多商业案例研究的重点。

     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,创始人Shetty认为NH最大的创新应该是流程管理上,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让高难度的心脏外科手术规模化,并且保证质量。Shetty曾经说过,"Cardiac surgery is like a moving train,We're just adding other cars.”  

      在阿图医生的新书《医生的精进》里,他提到: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,技能的增长很大程度来自两个因素,一是辛勤的、大量的手术实践,二是及时的反馈总结和改进。在NH,所有的心脏外科医生每天都面对着这两项锤炼。

      数据显示,NH的心脏科医生平均每天要做2~3个手术,每周六天,一周工作60~70个小时,医生每年的手术量平均在700例以上。

      相比之下,英国NHS的心脏科医生每年的手术量在150~200例。另外,NH的医生面临严苛的内部质量审查,医生必须及时了解手术失败的原因并且持续改进。NH已经成为印度著名的心脏科医生学习进修的机构,教学型医院的氛围也有助于NH培养后续的顶尖医生。

      其实对于NH如何保证医疗质量,只言片语是无法说清楚的,另外与很多医疗质量相关的魔鬼都在细节之中。如果奇点糕哪天去印度考察,一定给大家带来NH一线的报道。

      医疗界的“沃尔玛”模式

      每天中午12:00,NH的每位医生和管理人员都会在手机上收到医院前一天的收支损益表,以便所有人清晰地了解医院的财务状况。

       “医院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掌握在医生手里,如果医生不掌握医院的财务情况,那他们就会无止境地要求最快的检查、最昂贵的药物。”Shetty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“你可以在一个星期内培养起医生的财务思维,但是你绝对不可能在一个星期内将一个财务人员培养成医生。”诸如此类对于财务管理的细节几乎渗透在NH的所有事项中,Shetty希望用“沃尔玛”式的成本管理实践平价医疗。

      Shetty明白只有真正精细化的商业运作才能将成本降到最低,从而让患者享受更平价的医疗,这其实就是互联网的思维。  

      NH在降低成本方面几乎做到了“不遗余力”。几年前,NH开始使用一次性手术服和床单,而那个时候大部分印度医院还在使用非一次性亚麻袍子。

      为了降低成本,NH联系了一家印度本地公司定制一次性手术服,四年后,这家公司已经成为印度国内最大的一次性手术服生产厂商,而NH的采购成本是此前市场价格的五分之一。 

      另外一个例子是,几年前,NH的管理层发现医院的缝线花费非常高,而且费用在持续上涨,每年花费能达到10万美金,于是他们换了另外一种价格相对便宜但质量相差不大的缝线,于是费用降低了一半。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这些事情虽然听来很细小,也没有什么新鲜,但是作为一家将利润率保持在8%,致力于用最低的价格提供最好服务的医院,钱就是这么一笔一笔省出来的。  

      除了在医疗耗材和设备上尽量压低费用之外,NH的设备使用率也明显高于同行。每天NH的运转的时间在14~15个小时,而在美国和欧洲,同样设施的使用时间在7~8个小时,这样NH就明显降低了单位时间医院的运行成本。另外,NH对人力成本的控制也非常严苛。

      NH有一帮助理护士帮助医生处理所有的文书工作,以便让医生专心于医疗。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,在不少西方媒体眼里,NH几乎是医生的“血汗工厂”。NH的医生收入在印度属于中等水平,然而他们全年维持着超高的工作强度。

      但是Shetty认为,他们很多医生都怀着极大的热情在工作,因为印度很多外科医生来自贫困的家庭,他们勤奋努力,对医生充满热情,并渴望通过职业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      创新保险模式与差异化的医疗服务定价

      印度大部分人没有医疗保险,因此即便NH心脏中心3000美金的心脏手术费用如此低廉,仍然有很多人无力支付。为了改变这个现状,Shetty与政府合作开设了一个微型保险项目,让300万农民以每月22分的保费参与到保险计划中来。参与微型保险的病人只需要为心脏手术支付1200美元的费用。  

      除了微型保险之外,NH还设立了差异化的定价服务。对于没有参与医疗保险但又无力支付医疗服务的病人来说,NH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予折扣。而折扣的比例取决于医院每天服务的全价付费病人,以及那些愿意以更高价格享受更好额外服务的病人。

      后者往往来自于美国和欧洲的外国人,这些人认为花7000美元获得经验丰富的专家治疗以及一间豪华包间是非常合算的。

      NH每天的收支损益表可以告诉医生,医院还可以收住多少需要折扣的病人,以及医院是否需要在必要的时候增加全额付款病人的数量。这不就是中国人喜欢挂在嘴边的公益性嘛!  

      为了让偏远地区的病人也获得一些急需医疗服务。NH也开展了广泛的远程医疗服务,印度有100家医疗机构加入了这个网络,另外非洲也有50家机构加入。NH的医生可以通过IPAD远程与病人联系,而这项服务是免费的。  

      总之,Shetty认为医疗完全可以用商业化运作的更好,也完全可以盈利,同时更重要的是,可以回馈患者。其实NH这种商业运作方式并不是完全基于某种信仰,Shetty清晰地认识到,印度医疗产业的未来属于更平价的医疗,“印度可能会成为全球第一个将医疗与富足分离的国家”。  

      今年9月,NH旗下的两家独立公司提起了IPO申请,希望募集700亿卢比。此前NH的投资方包括摩根大通和柏瑞投资,以及属于英国对外援助署(DFID)的CDC集团基金。这家印度起航的医疗集团正准备向亚洲、非洲以及拉丁美国等更多国家扩张。

(1)
(0)

上一篇:10张图带你读懂 | 到底是什么影响了医疗产业的现在和未来

下一篇: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:首次发现寄生虫会把癌传染给人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| 北京优医行科技有限公司 | 京ICP备15014673号-1
微信二维码

微信:优孕行(一对一免费咨询)

客服电话

国内:4006-120-020

海外:+86-10-590453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