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开挂”的印度医生 他把平价医院带向全世界

作者/徐青
2015-09-18 18:00:00

来源/健康界

有人说,医疗服务就是昂贵的,而且会一直昂贵下去,但是人们变富有之后就能够支付得起。可是世界上有很多人、很多病等不到“富有”的那一天。而心脏外科医生德维·普拉萨德·谢蒂却在印度这样一个贫穷的国度实现了平价医疗,这其中除了其经营模式的作用外,最大动力还是一颗仁爱之心。

德维·普拉萨德·谢蒂(Devi Prasad Shetty)是印度一名心脏外科医生,同时也是一名慈善家,被称为印度心脏手术界的“亨利·福特”。

谢蒂医生出生在印度一个小村庄,之后在邦加罗尔读书,后来又到英国接受心脏手术培训。1989年他回到了印度,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。一次偶然的机会为特蕾莎修女做了心脏手术,之后谢蒂开始担任特蕾莎修女的私人医生。

受特蕾莎修女启发,2000年谢蒂医生在印度邦加罗尔创办了Narayana Health,为印度贫困人群提供平价心脏手术服务。当时Narayana Health只有40名医生,而现在Narayana Health在印度20个地区建立了32家医院,有1850名医生。印度有12%的心脏手术是NarayanaHealth完成的,手术量居全印度之首,成功几率也高达98%。Narayana Health被称为“沃尔玛”和“特蕾莎”的结合。

今年60岁的谢蒂医生称自己是个极度乐观的人,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做不到的事,只要尽力。他的目标是让地球上所有人都能够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,并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完成这一使命。

 

随着Narayana Health平价医疗模式在印度的成功,谢蒂医生计划将其推广到非洲、亚洲和拉丁美洲。Narayana Health在海外的第一家医院坐落于拉丁美洲的开曼群岛。

下面是最近谢蒂医生接受华尔街日报(WSJ)的采访记录,他解释了Narayana Health的经营模式和发展历程:

WSJ记者:Narayana Health都做些什么?

谢蒂医生:我们的医院之所以广为人知,是因为我们的服务一般老百姓都付得起。我们是批量生产,做的手术越多,结果也会越好,成本也会降低。(编者注:NarayanaHealth的医生从上午6点开始工作,一直到晚上10点,每周工作70到80小时,做的手术越多技术也会越好。)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建筑就是NarayanaHealth的一家医院,这里的基础设施可以每天进行60台心脏手术。我们吸引了来自76个国家的患者,现在,这家医院每天做37台手术。

WSJ记者:你们是怎样一种经营模式?

谢蒂医生:首先,我们在医院的基础设施上投入了大笔资金。如果美国或欧洲的医院也有相同规模的基础设施,一天可能还运行不到八、九个小时。在这里,这些设施每天工作14到15个小时。其次,我们是世界上做心脏手术数量最多的医院之一。通过与我们合作,其他公司可以占据印度心脏医疗市场12%的份额。所以我们得到的材料价格相对较低,成本自然也就降低了。第三,我们同时也是一个学术机构,培训外科医生、心脏病专家、灌注师和护士。我们在大学里开设了79个培训项目,这里有一半的员工都是参加培训项目的学生,他们不用我们付工资。

 

WSJ记者:Narayana Health用印度产品代替美国产品,是怎么做到节省开支的?

谢蒂医生:五年前,我们决定使用一次性手术服和手术用的帘幔。现在印度99%的医院仍然使用亚麻的手术服和帘幔,但是这种材质上的血迹很难清洗。当时我们与两家跨国公司联系,但是他们给出报价是5000卢比(75美元)。我们当时只想付2500卢比(37美元),所以就被拒绝了。之后我们联系了一个工厂,请他们来为我们生产这些产品。我们得到的价格是900卢比(13美元),而那家公司也成了印度最大的手术一次性用品制造商,现在他们还把产品出口到全世界。

WSJ记者:Narayana Health与医疗保险公司是如何合作的?

谢蒂医生:我们做心脏手术的价格在1200美元到1400美元之间(这是印度其他医院此类手术费用的三分之一或更少,是美国此类手术费用的一个零头)。即便如此,仍有80%的人支付不起这笔费用。所以我们就考虑怎样让他们付得起手术费用。11年前,我们发起了一项小额医疗保险计划--Yeshasvini Microhealth Insurance。170万农民每个月付11美分保险费。这项机制与400家医院都有合作,所以农民可以去免费去任意一家医院做手术。他们只要每个月付11美分即可。(编者注:Narayana Health采取差别化收费,对于负担不起费用的贫困患者可以支付极低的费用,但是对于经济状况良好的患者则收取全额手术费。但这并不会影响Narayana Health所提供的服务质量。)

WSJ记者:你创办这家公司时都遇到了哪些挑战?

谢蒂医生:最开始,一些供应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难题,还有一些问题其实是每个公司都会遇到的。我们当时很天真,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怎么运作的。我们也犯过错,也从中学习。我很幸运当时有那么好的伙伴一起解决那些问题。

WSJ记者:做特蕾莎修女的私人医生是怎样一种体验?

谢蒂医生:特蕾莎修女是个很简单的人,她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地解决。我很喜欢她这一点。就拿如何描述一个心脏外科医生的工作来说,她就能很好很简洁地说明白。她住院的时候习惯跟着我巡视心脏科重症监护室。有一天,她盯着重症监护室的一个小婴儿看说:“医生,我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了。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“上帝创造这些心脏有问题的孩子时,他意识到自己出了差错,所以把他们送到你这来让你纠正他的错。”这是对一个心脏外科医生最好的定义。

WSJ记者:你觉得你的工作有没有改变印度?

谢蒂医生:我们对国家的直接贡献可能没那么伟大。每天为30多个人做手术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,但是我们证明了平价医疗也可以成为一种商业模式。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,很多人不支持。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低成本的医疗,医疗就是昂贵的,而且会一直昂贵下去,但是人们最终会变得富裕并付得起。我年轻时到过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,但我发现就连他们依然没办法为自己的人民提供医疗。我意识到,即使印度成为一个富裕的国家,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得到需要的医疗服务。我们需要改变做事的方式。

WSJ记者:你计划怎样扩张?

谢蒂医生:我们在弗罗里达州附近的开曼群岛建了第一家海外医院。我们希望把自己的平价、低成本、高质量的医疗模式展示给西半球。我们对非洲也有极大兴趣。未来,我们希望全世界的医疗都能变得民主化。

印度有12亿人口,很多都是贫困人群。能够在这样一个国家开展如此平价的医疗服务最重要的还是Narayana Health的仁爱之心。现在,谢蒂医生的孩子也都在Narayana Health工作,这种仁爱之心将会一直传承下去。

(1)
(0)

上一篇:【实例分享】健康是最值得的投资——7.13去香港打预防宫颈癌疫苗

下一篇:一项提前终止的大型临床试验警世 : 高血压治疗指标下调刻不容缓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| 北京优医行科技有限公司 | 京ICP备15014673号-1
微信二维码

微信:优孕行(一对一免费咨询)

客服电话

国内:4006-120-020

海外:+86-10-59045310